<ins id="bdfxj"></ins>

    <ins id="bdfxj"><cite id="bdfxj"></cite></ins>

    <th id="bdfxj"></th>
    <noframes id="bdfxj"><b id="bdfxj"><ins id="bdfxj"></ins></b>

    <ins id="bdfxj"></ins><i id="bdfxj"><output id="bdfxj"><thead id="bdfxj"></thead></output></i>

    <noframes id="bdfxj">

    <del id="bdfxj"></del>
    公告:您可以在網站右上角“縣志搜索”框里輸入縣志名稱搜索,如果沒有您所需的縣志或地方志,那就是管理員正在忙碌的錄入縣志,請您聯系微信/QQ:1224567231 幫您查找,謝謝!

    縣志資訊

    當前位置:首頁>縣志資訊>縣志新聞>湖北省歷代舊志述略

    湖北省歷代舊志述略

    發布時間:2020-08-25 點擊數:574
    賀覺非先生在《中國地方志分論·湖北方志述略》中指出湖北省的舊志大概有四百種左右?!逗笔∨f地方志目錄》中收錄的舊志有387種。就全國而言,可算是志書較多的省份之一。明清以前,湖北境內已有許多地方史志書籍。梁啟超在其《中國近三百年學術史》中指出“最古之史,實為方志,如孟子所稱‘晉《乘》、楚《梼杌》、魯《春秋》’”,應算作是最早的方志。楚史《梼杌》一卷,共27篇,但久已失傳。漢魏以來,楚之輿地圖經,存于著錄者較多。有晉代袁嵩的《宜都郡志》、盛宏之的《荊州記》、郭仲產的《襄陽記》、習鑿齒的《襄陽耆舊記》、宋代無名氏的《襄陽耆舊記》、梁元帝的《江州》和《荊南》等。南北朝至隋唐,地方志稱圖經,偏重于地理。北宋后開始稱志。明清后湖北編有6部省志和近80部府、州志及大量縣志。本文限于篇幅,不可能對這些舊志逐一加以介紹,僅就較有代表性的舊志作一介紹,以反映湖北省歷代舊志的概貌。

    通志

    湖北因處洞庭湖以北而得名。夏王朝時期,夏文化的影響已經到達江漢地區。商朝建立后,湖北即納入商的版圖。但湖北自秦漢以來,行政區域的建置變化極為復雜,從未形成大致類同今天的區劃。到元朝雖設湖廣行省,卻只包含今天湖北的一部分。明朝開國,先設行省,后廢行省之制而設布政司,有“兩京十三司”之稱。其中湖廣等處承宣布政使司(簡稱湖廣布政司)所占地域最大,恰好包含了今天的湖南、湖北兩省??滴跞?1664年)分設湖廣左、右布政司,六年,左司改為湖北省,是為湖北省建省之始,省名從此確立并沿用至今。由于這個原因,湖廣全省的通志不像其他省份那樣有較長久的纂修歷史。民國十年版《湖北通志》序中說:“當明中葉嘉靖時,安陸何侍郎遷創為全楚志,是為湖廣有志之始?!钡芯空咂毡檎J為第一部真正意義上的《湖廣通志》應是成化二十年(1484年)由提學副使薛綱主持纂修的。薛綱,字之綱,浙江山陰人,天順八年進士,成化十四年冬任湖廣提學副使。所修《湖廣通志》二十卷,體例俱遵《大明一統志》,但久已亡佚。后志稱“楚本無志,志之自剛始”。

    其續修本嘉靖《湖廣圖經志書》是現存最早的明代湖廣省志,是最早涉及今湖北、湖南兩省范圍的一部省志。二十卷,由副都御史吳廷舉主持纂修,正德十六年底嘉靖元年完成,嘉靖二年刻印。遠溯魏晉南北朝時期荊湘地志及隋、唐、五代荊湖圖經、志書,上承宋、元《荊湖南路圖經》、《荊湖北路圖經》等地志,紀事止于嘉靖元年。卷1概述全省簡況,卷2~20分述武昌、漢陽、黃州、德安、荊州、岳州、襄陽、鄖陽、安陸、沔陽、衡州、永州、郴州、長沙、寶慶、辰州、常德、靖州、施州等州府史事。多處記載善卷遺跡。列總目16,為郡縣沿革、城池、戶口、田賦、藩封、公署、宮室、祠廟、歷官、名宦、惠政、御寇、祥異、布政司、詩類、文類。全本存于日本尊經閣文庫,稱“嘉靖二年序刊本”,由書目文獻出版社出版。國內收藏的《湖廣圖經志書》沒有全本,天一閣殘存一卷(第一卷),是“司志”部分;南京殘存19卷(第二卷至第二十卷),是各府部分。卷首序文目錄都已亡佚,只存司志總圖一幅。

    嘉靖《湖廣圖經志書》刊行后的50余年,有多名主事湖北的官員試圖續修省志,但終因換任頻繁而未能成為定稿。左布政使徐學謨于萬歷二年至萬歷四年修成《湖廣總志》,本志是明代湖廣省志的一個總結,更是對嘉靖以來諸家志稿的繼承和發揚。共98卷,內分32門,每門有序有論。輿圖共23個,每圖配有論述文字。此外還有一部分考證文字,共18章。全書配表26張,有“紀”兩篇,大小列傳4400多篇。體例“不以州郡分類,惟以事類編輯”,打破之前的府州單元,以門類為單元分卷編纂,后代湖廣省志或湖北省志一直沿用這個體例。

    湖北清代的通志共有康熙志、雍正志、嘉慶志、宣統志四部??滴跏荒甏髮W士衛周祚奏令天下郡縣分輯志書,以備一統志之采擷??滴醵晗乃脑?,又敕令禮部察催各省纂修??滴鹾陀赫龝r修的兩部通志,內容雖分南北兩部記述,卻仍稱湖廣通志??滴踔緸榍謇^河南、陜西之后編纂的第一部通志??滴踔?0卷,“體裁一仿予志”,資料也多承襲舊志,且重湖北而輕湖南,舊志錯訛之處未能詳加考證。有康熙二十三年原刻本?,F存湖北省圖書館、恩施州圖書館。雍正志120卷,距康熙志四十余年續修,體例類目大致以康熙舊志為本,稍有增并、訂正,刻本現存湖北省圖書館,清乾隆間四庫全書本現存北京圖書館、故宮博物院圖書館、浙江圖書館。

    之后的嘉慶志是兩湖分治后的第一部湖北通志,共100卷,無序文。宣統志為我省最晚修成的一部通志,也是卷帙最多的一部通志。楊承熺修,張仲忻纂。本志為新中國成立前出版的最后、也是字數最多的一部通志。全書172卷,約1500余萬字,為十志:輿地、建置、經政、學校、武備、祥異、藝文、金石、職官、人物。其編纂始于清朝光緒七年(1881年),曾兩度中輟,成書于宣統三年(1911年),前后歷時40年。其記事無上限,下限至宣統三年(1911年)。初刻于民國十年(1921年)。與前志不同者有二:一是前志記事崇簡,而本志記事頗為詳明;二是前志以州郡及府為綱不同,本志以縣為綱。湖北省方志辦已于去年底將其整理影印。除以上四部已經刊行的通志外,還有清嘉慶年間章學誠纂修的《湖北通志檢存稿》四卷,陳詩的《湖北舊聞錄》,光緒年間楊守敬纂修的《湖北通志·輿地志》稿,洪良品編纂的《湖北通志志余》等。

    《湖北通志檢存稿》是具體運用章學誠的“方志立三書說”編纂的,是其學術成就巔峰時期的代表作之一。章學誠,字實齋,號少巖,浙江會稽(今紹興)人。乾隆五十七年(1792年),應湖廣總督畢沅之請,撰修《湖北通志》。五十九年書成,卻遭人讒毀,未能刊行。章學誠后自檢存稿,匯訂為《湖北通志檢存稿》四卷,又得《湖北通志未成稿》一卷。今見《章氏遺書》卷二十四至二十七,主要有序志;通志凡例、目錄,皇言紀贊,族望表敘例,人物、府縣考敘例,食貨考,政略敘例,序傳等二十傳;湖北掌故敘例、目錄;湖北文征敘例,甲乙丙丁集論及部分詩文;末附湖北通志辨例。體例為章學誠所創的三書體,分志文、掌故、文征三部分?!昂蓖ㄖ尽?,包括皇言、皇朝編年二紀,方輿、沿革、水道三圖,職官、封建、選舉、族望、人物五表,府縣、輿地、食貨、水利、藝文等五十三傳?!昂闭乒省?,分為吏、戶、禮、兵、刑、工六科?!昂蔽恼鳌?,分甲乙丙丁四集,分別裒錄正史列傳、經濟策畫、詞章詩賦、近人詩文。另附“湖北叢談”,包括考據、軼事、瑣語、異聞四類?,F存湖北省圖書館。

    府縣志

    《中國地方志集成·湖北府縣志輯》共67冊,選收湖北省歷史上所編纂的舊方志113種,其中府志10種、州志8種、縣志90種。當然,湖北的舊方志遠不止這么多,《湖北省舊地方志目錄》中存目的舊志共有387種,除去13種總志外,絕大多數的都是府縣志。而湖北有關省府州縣的舊志又主要集中于明清兩代,此前的除晉代習鑿齒的《襄陽耆舊記》、宋代無名氏的《襄陽耆舊記》(均屬專門志),其他的都已亡佚不可考。

    《襄陽耆舊記》[晉]是襄陽最早且有輯存的方志,又作《襄陽記》,共五卷。前載襄陽人物,中載山川城邑,后載牧守。裴松之注《三國志》時,引錄了許多習鑿齒的著述,其中《襄陽記》就有近二十條之多。原本已經亡佚,僅有輯佚本留存?!?紹熙)襄陽耆舊記》不分卷,所傳耆舊,起自宋玉,止于杜甫,是對習鑿齒所傳襄陽人物的續寫本。

    明代湖北所轄武昌、漢陽、黃州、承天、德安、荊州、襄陽、鄖陽八府。除武昌府外,其他七府都有府志傳世。

    明《天順襄陽郡志》是明代最早的襄陽方志,也是湖北省現存最早的府志。元亮、李人儀修,張恒纂。全志共四卷三十六目。天順三年(1459年)刻印。卷帙不多但搜羅較寬,重點記述建制沿革、山川城池、古跡形勝、戶口貢賦、學??婆e等。陜西省圖書館藏有《重刊襄陽郡志》,據說是孤本。1964年上海古籍出版社據以影印,湖北省圖書館、武漢圖書館、華師大圖書館、襄樊市圖書館有影印本收藏。

    《漢陽府志》〔嘉靖〕10卷。明劉本用、賈應春修,朱衣纂。是現存最早的漢陽府志,包括漢陽和漢川兩地的范圍,內容較為簡略。全志近9萬字,每卷一類,分為十類。該志立目簡明扼要,藝文不列專志,而將有關文獻附載于相關各目之下。賈應春云:“其發凡立例,約而賅矣。紀事纂言,玄要會矣??紦?,咸足征矣。鑒別唯公,取舍定矣。其文直,其事核,罔剽微以夸靡,罔濫予以傷公。確乎一邦之信史也”(賈應春《漢陽府志后敘》)。后世稱朱志最為典則?,F存明嘉靖二十五年(1546年)刻本,藏于天一閣和中國社會科學院圖書館。萬歷十二年(1584年)王琰、汪廷元增刻本,藏于南京圖書館。

    《鄖臺志》〔萬歷〕是中國現藏唯一的一部臺志。國有一統志,省有通志,府州有郡志,縣有邑志,鄖臺志相當于省級的通志。明代兩次纂修鄖臺志。其中明萬歷《鄖臺志》為萬歷十八年(1590年)刊本。裴應章修,彭遵古等纂。共十卷,為卷目體,依次為建置卷、輿地卷、憲體卷、宦跡卷、官屬卷、版籍卷、兵防卷、儲餉卷、奏議卷、著述卷等。自鄖臺建置之始,即為撫鎮流民、安定地方而設立,故鄖臺志內容不同于一般的通志體例以省為綱,府、州為屬目,而以總鎮區域內的事務為綱,而后再領類目,這是通志乃至方志中所稀見的。由此可見,鄖臺志非為備掌故而作,乃為治鄖而作。鄖臺志原屬劉承干嘉業堂藏,現存臺灣“中央”圖書館,系海內外孤本。紙墨完好,僅目錄后縣界圖前缺一頁,卷二第二頁缺一頁,彌足珍貴,故據影印本復制,以廣其傳。十堰市檔案館收藏其影印本復制,裝訂4冊。

    《沔陽志》明嘉靖十年刊本。明曾儲修,童承敘纂。十八卷。此志為州志首創,其體例,為紀一,曰郡紀。表四,曰郡縣表、曰封爵表、曰秩官表、曰人物表。志七,曰提封志、曰創設志、曰河防志、曰食貨志、曰秩祀志、曰儒學志、曰兵戎志。傳九,曰秩官列傳、曰人物列傳、曰良牧傳、曰名將傳、曰死事傳、曰逸士傳、曰僑寓傳、曰孝義傳、曰外傳。按其編例,與明代其他志乘體裁有異,以河川、水利,入于提封志,以建置、古跡,入于創設志,明人修志鮮見有如此體裁者也。據近人盧弼重刊此志跋有云:“童承敘所撰《沔志》,當時與康?!段涔χ尽?,王九思《鄂云縣志》,稱海內三名志。李本寧言《沔志》有《兩京》程度,胡可泉言童太史志沔陽猶存體例?!卑创酥倔w裁,與康、王二志,皆各有別派,又觀其敘述,亦各有繁簡也。此志所紀元末明初事跡,采摭甚富。天一閣有存。

    《下雉纂》〔天啟〕明馬歘撰,近人據天啟四年刻本,抄錄一冊。下雉舊縣名,今陽新縣?!断嘛糇搿肥且徊坑涊d和介紹下雉地區全面情況的志書。此縣最早有志,修成于弘治末年,后再無嗣出,這本書填補了此縣修志近一百五十年的空白。作者序中稱:“余浪跡所至,輒好山水,問風俗,暇而筆之,頃得判下雉,則不勝喜,……職閑,耳目得之,并考殘缺州乘,撮其大略,自分野建置,以至山水、樓觀、寺宇,而什及風土時務,獨人物不可得而詳,唯一二節婦與異聞怪事錄之”?!断嘛糇搿非坝刑靻⑷曜孕蚣疤靻⑺哪暧讶诵觳?,正文首記疆域分野與建制沿革,其中有二坊、八景;次記樓觀寺宇,其中有三國甘寧祠、晉孟嘉墓等;最后是風土、特產以及人民生活狀況的記述,其中記當時滿山枸杞,而民不知食。湖菱、湖蒿、茶、鳊鱖皆為本地特產;所產紙、筆也很有名,鄉民一日二食,以炒米充饑,蔬菜奇缺等等。書中重要部分是關于當地店鋪、賦役、漕運等方面的記載。尤其是軍運漕糧,了解頗深,記載甚詳,很有參考價值?!断嘛糇搿烦疽痪?,現存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圖書館。

    清康熙三年(1664年)湖廣分治,大體以洞庭湖為界,南為湖南省,北為湖北省,是為湖北建省之始。湖北省當時領有武昌、漢陽、黃州、安陸、德安、荊州、襄陽、鄖陽、宜昌、施南等十府。晚清的湖北省轄武昌、漢陽、黃州、德安、安陸、襄陽、鄖陽、宜昌、施南、荊州10府;荊門1直隸州;鶴峰1直隸廳;興國、沔陽、蘄、隨、場、歸6散州;夏口1散廳;共轄60縣。

    湖北存世的清代府縣志共有幾百種之多?!断尻柛尽贰岔樦巍硲呛爆F存最早的清代府志。順治九年(1652年)刻本,共三十四卷。復旦大學圖書館有藏。趙兆麟纂。陳鍔評價這部志書說:“趙撫當軍務倥傯之際,削平殘劣,亟舉斯典,誠為勝事。惜其時操觚者文筆澀滯,而考據亦未精詳?!薄断尻柛尽贰睬 酬愬娮胄?。四十卷。該志所附考證極多,府縣建置沿革后各有考證,較為謹嚴。

    《漢陽府志》〔乾隆〕五十卷。清陶士偰修,劉湘煃纂。清乾隆十二年刻民國間抄本,張國淦原藏。陶士偰,湖南長沙人,雍正元年進士、翰林院庶吉士,乾隆十二年出任漢陽知府。本書是繼康熙八年陳國儒、李寧仲主持編纂的《漢陽府志》重新修纂的包括漢陽、漢川、黃陂和孝感四縣范圍的一部志書,發起于康熙末年,到乾隆十二年(1747年)方才出版。收錄了《漢陽北極地圖考》、《漢口北明舊碑記》、《王公堤記》等許多珍貴的資料。藝文類一反之前舊志的慣例,不收無謂的詩賦,專收有關漢陽“政治、民生之奏疏、文移,地方利弊書序,各學校修建碑記”等。但分類不明,如輿地類鄉村里鎮但兼及各地田地多寡、錢糧數目等應是食貨類中收錄的內容;同類中還有兵防一目,兼及歷史上武職人員的姓名考輯,應是人物類中收錄的材料;典禮類中的四縣廟制收錄有縣學和書院方面的材料,易與公署相混。卷目標識不清,六個大類中有的分類很細,各目卷次未標出,檢索不易,且完稿后未能???,錯誤、脫文和衍文比比皆是。原刻本現存湖北省圖書館(缺卷五至七、十至十四、三十八)、武漢大學圖書館(不全),民國抄本現存湖北省圖書館、武漢地方志辦公室。

    《鼎修德安府全志》〔康熙〕傅鶴祥主修。二十四卷。清康熙二十四年刻本。北京圖書館藏(缺卷十八、十九)康熙二十四年刻本傳抄本,北京故宮藏,湖北省圖書館藏有復印本。光緒《德安府志》卷首《凡例》中評述其“考據詳贍誠地方志之善本也。惟其門目,既無統紀,編次亦嫌雜拖,如列祠于選舉后,置雜記于藝文前,體例不純,不無可議?!惫饩w《德安府志》體例則較為系統,舍棄舊志體例之短,設子目80多個,堪稱清志中一部較完備的府志。

    《黃州府志》〔光緒〕四十卷。英啟纂輯,劉燡、鄧琛、錢崇柏總修。光緒十年(1884年)刊本。湖北省圖書館藏楊守敬飛青閣藏本,有藏印。乾隆《黃州府志》規范初具,堪稱詳瞻,該志又補輯一百三十余年間的地方掌故,體例更勝前志。

    《鄖陽府志》〔康熙〕始修于康熙十九年(1680年)。知府劉作霖纂修,知府楊廷耀續成并刊刻。共42卷,卷首為序言、圖經、卷之一至卷之二十八分別為:總考、星野、城池、形勢(附山水)、公署、秩官、學校、祠祀、風俗、兵政、物產、賦役、水利、鋪舍、關堡、津梁、宦績、選舉、人物、忠孝、列女、褒封、古跡、仙釋、陵墓、流寓、事記,卷之二十九至四十二為藝文,共14卷,分13類:敕、賦、詞、歌、詩、書、序、記(上、下)、碑、議、銘、文等。是志篇目各自為門類,不分綱目。門類表述特點,以鄖府為總,分述屬縣。該志海內外均有藏本,中國科學院圖書館編《稀見中國地方志匯刊》收錄。其影印本復印件十堰市檔案館有收藏。清康熙《鄖陽府志補》一卷,首有跋,所載且分補遺,辯偽,修議:亟表前賢、亟訪名宦、設立義學,文,詩等類目。府志補遺十堰市檔案館收藏其影印放大復印本。中國科學院圖書館藏。已收集到《稀見中國地方志匯刊》36中,附于《湖廣鄖陽府志》之后?!多y陽府志》〔同治〕八卷首一卷為古代鄖陽府的最后一部府志。同治九年(1870)吳葆儀、王嚴恭纂。該志體例嚴謹,取材廣泛而致用,是鄖陽自建府以來史實的集大成者。

    《荊州府志》〔乾隆〕乾隆年間兩修《荊州府志》,距時已有一百年左右時間,前一次刊刻于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來謙鳴、葉仰高修,施廷樞纂?,F存于北京圖書館、故宮博物館、上海圖書館、湖北省圖書館(缺卷五十七、五十八)、荊州博物館(不全)、沙市市圖書館(不全);后一次修纂于1788年大水之后,知府張方理“始欲整齊掌故,為后持循,旋以事去”,主修易人,這版志書草草完成,全本未得流傳?!肚G州府志》〔乾隆〕五十八卷卷首一卷。本志記述了舊荊州府所轄江陵、公安、石首、監利、松滋、枝江、宜都、遠安等八縣自楚文王伐申至清乾隆二十一年八月的自然和社會經濟、政治、軍事、文化、教育等方面的情況。卷前有荊州府八邑全圖、荊州府城圖、荊州府學圖、荊州府治圖、荊州府八縣疆域圖、荊州府長江圖等13圖。全書分為32類。主要沿襲歷代方志的體例,但對舊志的一些門類又有所調整。該志保存了大量文獻史料,并對許多問題進行考證辨偽,來謙鳴自序稱本志“引據之確,辯證之精,迥非尋常地志所能及”,“為一方之良書”,宣統《湖北通志》稱該志“書征引最詳,考據亦復不茍,在湖北諸志中敢稱善本”。但該志重政治輕經濟的傾向較為明顯,且有類無目,檢索不便。

    《荊州府志》〔光緒〕清光緒六年(1880年)刊刻,是荊州歷史上第一部綱目俱全、體例完備、記述全面的史籍,由荊州知府升任廣東按察使倪文蔚等主修,二品頂戴補用道翰林院編修顧嘉蘅這位飽學之士等總纂,頭品頂戴兵部尚書都察院右都御史湖廣總督李瀚章等15名封疆大吏、朝廷一、二品官員審定,這在一部地方府志的編纂工作中是極為少見的。共80卷,130余萬字。記述了當時荊州府所轄江陵、公安、石首、監利、松滋、枝江、宜都七縣的概況,紀事起自楚文王,止于光緒四年。卷首有彭祖賢《荊州府志序》,荊州府全境圖、荊州府城圖等10圖。全書共分地理、建置、經政、堤防、學校、武備、祠祀、職官、選舉、人物、藝文、祥異、雜論等13個門類,63個細目,為荊州歷史上第一部保存完好的志書。在體例上克服了前志的許多缺點,在體例上更加完備,并注意設置新的門類反映地方特色,史料搜集涵蓋面廣,考定錄用嚴于精核,被譽為一部“本末兼賅,取舍精審”的上乘之作。

    《宜昌府志》十六卷首一卷。清聶光鑾修,王柏心、雷春沼纂。為宜昌地區第一部府志。體例較為完備,提供的資料非常宏富,且多有考據。

    《武昌縣志稿》〔光緒〕不分卷。清王家璧纂。武昌縣志,清光緒前僅康熙、乾隆二修,期間百余年未得重修,本志為康熙、乾隆二志批校、增補后所作,其中有清軍與太平軍作戰時陣亡將士名單,為研究太平天國之難得史料。湖北省圖書館存手抄本。

    《廣濟縣志》廣濟縣為武穴市舊名。1949年前,廣濟至少有8次纂修縣志,其中7次成書。宋寶慶二年(1226年)纂修的《梅川志》(梅川為廣濟縣舊稱)及更早的版本,明萬歷年間由知縣趙國華、教諭魏秉忠纂修的《廣濟縣志》均失傳。清代4次,康熙年間1次、乾隆年間2次、同治年間1次,乾隆五十八年修纂的縣志為梁啟超所稱道。民國時期未能成書。武穴市地方志辦公室征得清代4部縣志,整理重印,2006年出版??滴醵∥?1667年)刻本為邑人王臨撰,劉醇驥、張仁熙修訂,黃玉鉉等鑒定,現存北京圖書館、武穴市地方志辦公室(抄錄本)?!稄V濟縣志》〔乾隆十六年〕二十二卷,清虞學灝纂修。卷首中記載:“于下而秉厥成維時,始克有志,閱今九十余年矣。前之記載既樸而不詳,后之嘉言懿行復多散佚,而未續閱者病之今?!狈譃榈乩碇?、建置志、賦役志、學校志、選舉志、人物志、烈女志、藝文志、外志等九個部類。正文中以地理、人物、藝文三部分所占篇幅最大。遵循“生者不為立傳”的原則,且孝子節婦的選擇不分古今,以教化民眾。清乾隆十七年(1752年)刻本,現存上海圖書館。清乾隆五十四年(1789年)重刻本,現存故宮博物院圖書館、武穴市地方志辦公室(復印件)、武穴市檔案館(復印件)?!稄V濟縣志》〔乾隆五十八年〕十二卷。清黃塏修,陳詩纂。清乾隆五十八年(1794年)刻本,卷首有知縣黃塏作序,曰:“縣志為一縣之信史,備載山川、風俗、人物、事跡,后之人征文而考獻者,其在斯乎?”后有陳詩序,并附邑人劉醇驥在《廣濟縣志》(康熙丁未刻印本)中的原序。共有世紀、城市、山川、職官表、選舉表、士族表、戶籍表、名宦、人物、烈女、藝文、雜記十二部分。世紀中記載了廣濟縣的建置沿革、災害及賑災情況;職官表、選舉表、士族表、戶籍表以列表的形式反映了全縣職官、選舉、士族和戶籍情況,是修志中的一大創新。因嫌前志失之太繁,多列門類,博載詩文,于是刪繁就簡,得筆削之大要,大大壓縮了藝文志的容量?,F存故宮博物院圖書館、武穴市地方志辦公室(復印件)、武穴市檔案館(復印件)?!稄V濟縣志》〔同治〕十六卷。清劉宗元、朱榮實修,劉燡纂。編修始于同治九年,十一年編成。前有劉燡《廣濟縣四修縣志序》介紹了廣濟歷史上四次編修地方志的情況,《廣濟縣志》康熙丁未(1667年)本的序言(顧景星、劉醇驥序)、乾隆癸丑(1793年)本黃塏序。有縣境全圖、縣市圖等圖。分為地理志、建置志、賦役志、學校志、職官志、選舉志、人物志、藝文志、雜志等十六卷,尤其以人物志和藝文志部類為最重。清同治十一年(1872年)活字本,現存湖北省圖書館、湖北省博物館、武穴市地方志辦公室、武穴市檔案館。

    《石首縣志》〔乾隆〕乾隆丙辰石首志,石首知縣張坦撰。乾隆元年(1736年)成書??瘫粳F存湖北省博物館。乾隆乙卯石首志,八卷,石首知縣王維屏修,徐佑彥纂,章學誠參與編纂。清乾隆六十年(1795年)刻嘉慶增修本。本志是石首建縣后的第三部縣志,將前一部縣志(乾隆元年刻本)后各項予以增纂。前為王維屏序稱:“古坪張公重修后五十余年,凡戶口、賦役、職官、選舉,與夫忠臣、孝子、義夫、節婦之屬日新月盛,皆有待于增益?!m制府以通志之役檄下郡縣……論已自晉以迄于明其沿革廢興之間,邑之山川疆域、風土人情”。后有石首縣教諭阮文斐序。分為編年志、方輿志、建置志、民政志、軼官志、選舉志、人物志、藝文志八卷五十四目。堅持撰述必有依據,按條理分門別類??瘫粳F存北京圖書館、故宮博物院圖書館、北京大學圖書館和天津人民圖書館。

    《天門縣志》〔乾隆〕二十五卷,天門知縣胡翼修。乾隆乙酉胡翼序曰:“天門志不修已七十年,漫漶散佚不待言。即索善本觀之,其于六掾之掌三途之登、三德六行之書、耆舊先賢之傳,或失差別或失謹嚴,錢散絲棼未貫未櫛。于是以今年春廣搜諸籍,采訪群賢,征文考獻,時聘友會稽章君鑣邑明經熊子士(人炎)程子文選共為商確另勒一編而續以后七十年之事?!贝诵蚝鬄榘碴懼X羅敦福序,之后為原序。后為總論、凡例和修志十議。乾隆二十九年(1764年)冬,胡翼聘請正在天門講學的章鑣纂輯《天門縣志》。章鑣受聘之后,由于當時他全身心忙于天門書院學子進京以應秋闈的準備,無暇旁顧,修縣志之事就交給了其子章學誠。這部《天門縣志》實際上就是章學誠編纂而成的。志書付刻時,胡翼主張署章鑣主纂,章學誠署協纂之名。但章學誠推辭不就。最后采用安陸知府覺羅敦福的建議,由章學誠寫一篇序以酬其勞,這就是《修志十議呈天門胡明府》,也就是志界所熟知的“修志十議”,歸納了歷史上修志的弊端,并根據自己的修志實踐對修志易出現的問題提出了批評,同時提出了解決的措施,指出應“乘二便,知三長,去五難,除八忌,而立四體以歸四要”,是其第一次系統提出自己的修志主張。為解決這些問題,在《天門縣志藝文考序》中提出了設置“文征”的想法。卷一至卷八為地理考、建置考、食貨考、禮儀考、學???、水利考、五行考和藝文考八考,記邑中應志之事;卷九為五表:封建秩官辟舉古科目合表、官師表、科貢表、武選表、封陰表,記邑中應志之人;卷十至卷二十三為十傳:循良列傳、儒林列傳、忠義列傳、孝友列傳、宦跡列傳、卓行列傳、文苑列傳、隱逸列傳、賓耆列傳、尚義列傳、節烈列傳、方伎列傳、流寓列傳和仙釋列傳,記邑中碩德膚功嘉言懿行忠孝節烈義之大,方伎雜流之細,有未列入的附入第二十四卷余編中。乾隆三十年(1795年)刻本現存中國社會科學院圖書館、故宮博物院圖書館和南京圖書館。

    民國成立后將府州一律改縣,所以無府州志可言,但已有縣志均沿襲舊名。民國縣志只有八部是民國時所編,即夏口、鐘祥、麻城、英山、南漳、咸豐、京山、松滋。其他的雖稱為民國所修,實際上僅是民國時重印。

    《夏口縣志》三十二卷。侯祖畬修,呂實東纂。民國九年刻本。1918年完稿。該書于本地歷史情況大多取材舊志,現時情況則采訪庚續。惟因辛亥革命,清軍在漢口焚燒破壞,檔案資料大為損失,所以許多篇目的記述殘缺不全,然而也是漢口開埠以來國人所撰的唯一地方志成果。全書分二十三卷十八篇,附補遺。其中交通、實業、交涉、商務四篇系新設,專收反映近代漢口工商業發展和中外交涉事務,其它篇目和舊志同。惟內容則補充了光緒、宣統以及民初的材料。本書輿圖的繪制比以往各志都科學,使用了新的比例尺,經過實地測繪后制成,故較有價值。

    《南漳縣志》向承煜等纂修。民國十一年(1922年)付印。共6冊19卷,包括《輿地志》《建置志》《食貨志》《學校志》《武備志》《藝文志》《職官志》《人物志》《宗教志》,融政治經濟、文化教育、地理地輿、歷史古跡和風土人情于一體,是一部南漳歷史的百科全書?,F存北京圖書館、湖北省圖書館、南漳縣圖書館等地。

    《咸豐縣志》徐大煜纂修,民國三年(1914年)石印本。共十二卷末一卷。分輿地、建置、禮教、財賦、武備、官師、選舉、人物、土司、氏族、雜志等門類。體例上較同治本有沿革,也有創新?,F存湖北省圖書館。

    鄉土志

    除上述省、府、州、縣志以外,清朝末年還出現了大量為各地學校作教材用的鄉土志(又稱風土志)。清代的鄉土志在光緒初年即有私撰,但大規模的編纂是從光緒三十一年(1905年)學部頒文后開始的,同年學部還頒行了編輯小學堂課本鄉土志的例目。當時初等小學堂普遍分為歷史、地理、格致三科,《例目》對這三方面內容作了具體闡述:“于歷史則講鄉土之大端故事及本地古先名人之事實,于地理則講鄉土之道里、建置及本地先賢之祠廟、遺跡等類,于格致則講鄉土之動物、植物、礦物?!编l土志為初級教材,故敘述內容多關及本地風土經濟,文字多淺近通俗,體例設置往往也有別于一般方志,有的分章節講授,有的直接用問答的形式,可算是中國地方志一個新的品種。

    在此條件下,湖北清代編修了幾部鄉土志?!逗编l土地理教科書》〔光緒〕清陳慶樓纂,光緒三十二年(1906年)鉛印本,現存武漢圖書館。除此志外,還有《黃安鄉土志》、《江陵鄉土志》、《監利風土志》〔光緒〕、《潛江鄉土志》〔光緒〕、《宜城縣鄉土志》〔光緒〕、《宜城鄉土志約編》〔光緒〕等。

    湖北民國時期的鄉土志主要有民國初年的《黃岡鄉土志》、《月山鄉土志》、《黃陂縣鄉土志》,民國七年的《乾鎮驛鄉土志》、《通山縣鄉土志略》,民國九年的《宜都鄉土調查志》,民國十二年由宋衍錦纂修的《蒲圻鄉土志》等七種?!锻ㄉ娇h鄉土志略》余六鰲著。全國現存3個版本:一是民國七年原始稿本,館藏于北京大學圖書館;二是據民國七年稿的1959年抄本,館藏上海圖書館;三是上海圖書館抄本的影印件,館藏通山縣縣志辦公室。不分卷,共列12目,分為36小目。12目的順序是:歷史、地理、政績、宗教、風俗、人物、農業、工業、商業、物產、學校、寺廟,共2.6萬多字。

    《宜都鄉土調查志》是由胡與權、王道成、李永廉、朱裕璧、朱裕璋、雷順節、陳鼎遠、盧義鑒、劉崇耆、張文萃、張文蔚、鮮于明復、徐德茂、姚華瑗、馬云龍、徐炳藻、張世濟于民國九年(1920年)同編而成的,為手抄本(應未曾出版)無標點且字跡不一,無序無跋,缺少志略及成書緣由,流傳范圍有限。共分十六目:境界(歷史附)、城壁、地勢(堤防附)、山嶺、水澤、風俗、古跡、氣候、人民、宗教、教育、建筑、物產、交通、政治、津梁。圖目依次有《清江流域圖》、《宜都總圖》、《清江北岸圖》、《清江南岸圖》、《大江北岸圖》、《交通圖》、《江南物產圖》、《實測縣城漢陽坪附近圖》。地圖為手繪,與先前方志上十分抽象的繪圖不同,大致按比例繪出,參考價值較大。

    專志

    湖北舊志中的專志多為私人修纂,但因筆者掌握資料有限,難以盡收。下面分為山水志、衛所志、寺廟志、書院志等幾個門類分別介紹。

    (一)山水志

    《三峽通志》〔萬歷〕,五卷,吳守忠纂?!度龒{通志》為吳守忠在歸州任內所修,萬歷十九年(1591年)刊印成書。首著“三峽考異”,即夔峽考、巫賦考、歸峽考,分為三卷;卷四藝文,卷五附錄??窘翊嫔虾D書館。

    明代《武當山志》明代武當道教的發展臻于鼎盛,武當山志的編修也較為頻繁,共有六部,即宣德六年(1431年)武當山提調官欽差太常寺丞任自垣纂《敕建大岳太和山志》十五卷,嘉靖十五年(1536年)湖廣布政司右參議武當山提調官方升纂《大岳志略》五卷,嘉靖三十五年(1556年)內官監太監武當山提調官王佐修、均州學正慎旦等纂《大岳太和山志》十七卷,隆慶六年(1572年)右僉御史鄖陽撫治凌云翼修、均州學正盧重華等纂《大岳太和山志》八卷,萬歷三十八年(1610年)錢塘臥游道人楊爾曾輯《太和山圖說》一卷,崇禎十五年(1642年)荊門人龔黃輯《玄岳登臨志》一卷。這六部明修武當山志前后相續,構成一個完整的山志體系,形成一種奇特的山志文化。任志現有明刻本與明抄本見存。明刻本分上、下兩冊。明抄本共四冊,頁八行,行十五字。明刻本與明抄本均已殘缺,明刻本缺卷六,明抄本缺卷一、卷十五及卷二的一部分。

    清代山水志有《大別山志》、《鸚鵡洲小志》、《大洪山志》、《黃鵠山志》、《大岳太和山紀略》、《沙湖志》、《東湖志》等?!饵S鵠山志》十二卷,清胡鳳丹撰。胡鳳丹字月樵,永康人。同治中以道員需次湖北提調崇文書局。該志共有名勝四卷,流寓、仙釋、祥異合一卷,金石一卷,藝文六卷?!洞髣e山志》十卷,清胡鳳丹撰。卷首為大別山、晴川閣、月湖三圖,之后依次為名勝、仙釋、金石,第四卷以下都是藝文之類?!尔W鵡洲小志》四卷,清胡鳳丹撰。卷首是鸚鵡洲的古圖、今圖,之后是名勝一卷、藝文三卷,記載了武漢三鎮地理環境、自然景觀、歷史遺跡、人物傳說及歷代文人騷客的吟詠之作。上述三志在湖北省圖書館、武漢市圖書館皆有存本,對我們研究今天大武漢的歷史乃至荊楚文化甚或整個中國傳統文化都具有重要參考價值。胡鳳丹《黃鵠山志》、任桐《沙湖志》、《寶通寺志》,皆為記述江夏勝跡。

    (二)衛所志

    《施州衛志》共有多部,但多已不可考?!妒┲菪l志》,明沈慶撰。今不可考,可稱是恩施地區最早的一部地方志書?!妒┲菪l志》明高維勉撰。自序曰沈志缺漏尚多,予來施以暇日,遍訪山川古跡,乃知唐宋諸賢或謫官或游寓觸景題詩,猶傳誦于鄉人彰彰可驗間與建始教諭葉君庭蘭讎校,其無疑者悉收入之?!妒┠闲l掌故初編》九卷,明龐一得撰。封疆、建置、食貨、官師、人物、制書、前事、前言、藝文。此后還有多部《施州衛志》,多為私人修纂?!肚G州衛志》〔康熙〕《荊州右衛志》則與之相類。

    (三)寺廟志與書院志

    寺觀志有《玉泉寺志》、《寶通寺志》、《長春觀志》等?!秾毻ㄋ轮尽啡粌?,為清王正相編著。光緒八年(1882年)續纂?,F存湖北省圖書館,武漢方志館藏有復印本?!堕L春觀志》四卷,民國二十五年(1936年)刊本,侯培峻、冀麟書編。今藏湖北省圖書館等。

    書院志有《問津院志》、《江漢書院志略》(已佚)、《紫陽書院志略》等,《紫陽書院志略》8卷,清董桂敷撰,記載了清代漢口書院建置、沿革的史事等清代漢口教育文化狀貌。

    (四)其他專志

    除上述幾類專志外,湖北舊志中的專志還有《荊州駐防志》、《萬城堤志》、《萬城續堤志》、《湖北舊聞錄》、《湖北金石志》、《卯峒司志》、《漢口山陜西會館志》等。

    《荊州駐防志》清希元等編纂。記載了清代湖北地方八旗駐軍的情況及其興衰變化的歷史,其中也收錄了有關乾隆年間湖北荊江洪水泛濫等方面的詔令奏議文獻資料,對研究清代地方軍事駐防形勢及源流變化有重要參考價值,對研究荊江堤防也有借鑒意義。

    《萬城堤志》倪文蔚著,十卷,志余一卷,是歷史上第一部關于荊江大堤的專志,記載荊江大堤創建、維修的過程,正如該志作者所說:“湖北政治之要莫如江防,而江防之要尤在萬城一堤?!薄度f城續堤志》舒惠著,為前志的續本。湖北省圖書館存有鉛印本。

    《卯峒司志》向子奇編纂,纂修于清康熙五十八年(1720年)。共6卷48目,加上續纂圖記20目,共68目。是我國第一部比較完整的土家族土司志。它以簡約的筆觸記載了自明初到清朝中后期卯峒司的政治、經濟、軍事文化、風俗諸方面情況,具有較高的史料價值和學術研究價值。附錄中列出的《向氏譜》、《來鳳縣志·土司志》對《卯峒司志》的內容做了補充和佐證。對這寫內容的校注為進一步研究和探討土家優秀文化遺產提供了必要的參考資料。

    《三省邊防備覽》為清代學者嚴如熤所輯,記述四川,陜西、湖北三省邊區形勢。道光二年(1822年)刊行《三省邊防備覽》14卷,道光十年(1830年)再版。道光元年(1821年),嚴如熤奉命與三省官員查勘邊境,歷時半載,因將耳目所及與前著《三內風士雜志》及《邊境道路考》合輯纂成此書。

    《湖北舊聞錄》陳詩撰。清抄本、四十六冊,湖北省圖書館藏。章學誠《丙辰札記》推崇其說:“蘄州陳工部詩者,楚之宿學,曾以十年之功,自撰《湖北舊聞》,博洽貫通,為時推許?!睍盁o序言、凡例,書中卷次未分。多為后志引用。

    《湖北金石志》十四卷,繆荃孫纂,楊守敬補訂。前無序,后無跋,也沒有撰述人的姓名和出版年月。本志對考古學、古文字學和歷史、文獻學等都具有較高的參考價值。北京圖書館、湖北省圖書館、武漢大學圖書館、華中師范大學圖書館有藏。

    《漢口小志》十五卷,徐煥斗修纂。民國四年排印本。內容大多取材舊志、日人著述的譯本和口碑等,全面介紹了漢口地理、風俗、人口、教育、交通、商業、建置、名勝、寺觀、義舉、兵事和租界等情況,除地理和兵事探溯較廣外,其余各篇多只介紹現時情況,甚為簡略。

    《漢口叢談》,民國二十二年(1933年)益善書局刊本,范鍇著。六卷,對漢口地區的地理形勢、水道極其變遷、郡縣建制沿革、歷史事件、名勝古跡、街衢市井、物產趣聞、名人事跡及其文學作品等進行了全面的輯錄整理,并于每段之下加按語進行評注。是第一部敘述漢口城市興衰的史書?!独m漢口叢談》,民國二十二年(1933年)漢口利華書局刊本?!对倮m漢口叢談》,民國二十二年(1933年)漢口利華書局刊本,王葆心著?!独m漢口叢談》、《再續漢口叢談》是我們了解漢口城市興衰的重要鄉邦史書,舉凡前哲嘉言、災異物產、人文地理、堪輿術數,乃至人生感慨、讀書心得,一一發之于書;并且,作者又以輕松寫意的文學筆調娓娓敘述漢上舊事,使得這兩部作品又是引人入勝的文學佳作。

    除上述所列志書外,《隕襄賑濟事宜》、《湖北堤防紀要》、《潛江舊聞錄》、《琴臺紀略》等也都是較為重要的專志。

    荊楚文化源遠流長,舊志作為其中一個特別的種類,承載了大量珍貴的歷史文獻,如果不及時加以搶救整理,勢必造成難以挽回的損失。本文試圖將湖北省歷代舊志加以梳理,以求為今后的舊志整理工作提供有益的借鑒。

     

    中國縣志大全

    在線客服

    粗大猛烈进出高潮视频,人妻无码AV中文一二三区,加勒比HEZYO无码专区

      <ins id="bdfxj"></ins>

      <ins id="bdfxj"><cite id="bdfxj"></cite></ins>

      <th id="bdfxj"></th>
      <noframes id="bdfxj"><b id="bdfxj"><ins id="bdfxj"></ins></b>

      <ins id="bdfxj"></ins><i id="bdfxj"><output id="bdfxj"><thead id="bdfxj"></thead></output></i>

      <noframes id="bdfxj">

      <del id="bdfxj"></d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