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bdfxj"></ins>

    <ins id="bdfxj"><cite id="bdfxj"></cite></ins>

    <th id="bdfxj"></th>
    <noframes id="bdfxj"><b id="bdfxj"><ins id="bdfxj"></ins></b>

    <ins id="bdfxj"></ins><i id="bdfxj"><output id="bdfxj"><thead id="bdfxj"></thead></output></i>

    <noframes id="bdfxj">

    <del id="bdfxj"></del>
    公告:您可以在網站右上角“縣志搜索”框里輸入縣志名稱搜索,如果沒有您所需的縣志或地方志,那就是管理員正在忙碌的錄入縣志,請您聯系微信/QQ:1224567231 幫您查找,謝謝!

    縣志資訊

    當前位置:首頁>縣志資訊>縣志新聞>有關《康熙仙居縣志》的是是非非

    有關《康熙仙居縣志》的是是非非

    發布時間:2020-07-26 點擊數:521
    《康熙仙居縣志》三十卷,知縣鄭錄勛修,邑人張明焜、張徽謨纂,是仙居繼《正統志》、《萬歷志》、《崇禎志》之后的第四部縣志?!犊滴跸删涌h志·重修仙居邑乘序》(鄭錄勛)曾記述:是志“洎甲寅(1674)之夏,稿將脫,萑苻俄作,狡焉啟疆,邑蕩然無遺矣!此架上之帙,安保其不同漢高斬蛇劍從烈焰中飛去耶?嗟嗟!三載搜羅,一朝散失;垂成之業,忽若鏤氷?!笨梢哉f,《康熙志》從康熙十二年(1673)開局修編,到十三年耿精忠之變書稿被毀,期間曾是歷經坎坷。所幸的是,知縣鄭錄勛在書稿被毀后,仍不廢勾求,加之“綠字丹書,精芒未泯,隨現汲冢之藏;光宵照乘,故穴乍移,還呈合浦之瑞”,使得這部志書在康熙十七年(1678)終于成書。但從序言的記錄來看,《康熙志》之所以能夠最終修成,可能與所謂的“隨現汲冢之藏”有關,而這“汲冢之藏”極有可能是稿成未刊的《崇禎志》。對此,諸如戶口、田賦等志,《康熙志》均比《萬歷志》要詳細,則可以為證明。

    《康熙仙居縣志》在修成刊印后,曾遭到過很多批評。最早發飆的是朱溪人朱之鵬(字符沖,拔貢,著有《誰思草》、《四書歸真》、《山人問答》、編有《安洲詩遺》)。他曾專門寫作《山人問答》一卷以譏諷《康熙志》的過失,有“假甲第”、“假官爵”、“假詩文”諸目。據后來《光緒志》的評價,朱之鵬雖然在文才上不及張明焜等人,但《山人問答》一書對《康熙志》的譏諷也基本切中要害。至咸豐、同治年間,王魏勝在編寫《安洲詩錄》時,也指摘張明焜等恣意增削,大改原本之舊。而民國的《臺州府志》則干脆指摘該志 “多浮詞”。從目前考據的情況看,《康熙仙居縣志》在資料選擇和甄別上的確存在許多問題。如筆者在和季之愷先生一同點?!犊滴踔尽愤^程中,的確發現了是志存在朱之鵬所說的“假詩文”現象:將明代林應麒的詩列到了西張某人名下。除此之外,《康熙志》還存在好坐實的毛病。舊志存疑之詞,在是志中都被一一據以為真。如山川門之葛仙井條,《萬歷志》云“相傳葛玄煉丹于此”,而《康熙志》則說“后漢葛玄所鑿”;又如縣內七井,《萬歷志》不載起源,而《康熙志》則說是宋代朱熹所鑿;還有大興寺,《嘉定赤城志》載為“宋開寶八年建”,《康熙志》則多出了“東漢興平元年(194)建”一段文字,亦不知道所出何據。

    諸上的問題,可以說是數不勝數,而究其原因則可能與修志者的理念和當時的社會環境有關。前者正如《康熙仙居縣志·凡例》所云:錄詩詞“其有失韻、脫格者,稍為推敲更定。不恨我不見古人,恨古人不見我也”;作傳“原有體,不容以平淺敷演。今字句頗于讀,而實本之古人。雖不敢上追龍門,亦不致貽哂涑水也”,修纂者有如是可笑想法,“假甲第”、“假官爵”、“假詩文”等問題自然難以避免。后者知縣鄭錄勛在《康熙仙居縣志·重修仙居邑乘序》中也有所談及:“余弱冠膺天子簡命,承乏浙之僊居。下車伊始,寥寥數民,鳩鵠之形可掬也!余以涼德局蹐荒署中,惟日夕揮長沙之涕、繪監門之圖,不暇給耳!邑之文獻典故皆無遑深考焉。間嘗驅馬一出,瀏覽遺墟,見有若賜第者,有若楔旌者,有若歌樓者,有若舞榭者,有若石床、丹灶者,昔人已去,銅駝安存?僊子不回,白云空在,憑吊之余,徒生悵恨而已!”在經歷了明清易代的戰亂之后,仙居民生凋敝,文化衰敗,但在經歷康熙朝十年安定后,“流亡漸集,政稍暇適”,一個王朝的盛世似乎即將到來,而作為一縣之長的鄭錄勛,那種使“前賢徃哲、鴻文偉行”流傳后世的使命感油然而生。那么,如何使仙居曾經的輝煌與即將到來的太平盛世遙相呼應?若當下的“元真造龍”,將舊志疑似之詞,一一坐實,自然而然便可達到順理成章的目的了。

    當然,《康熙仙居縣志》除卻一些小缺點外,更多的是優點?!犊滴踔尽分辛杏小胺ǘ取币荒?,內記坊役、里役、糧長、條鞭、審丁、則壤等項的沿革歷史;還有在“文苑”中列“申詳”一目,篇幅達全書的十分之一,連篇累牘地收錄了反映康熙初年仙居及周圍地方軍事、社會、政治、情況的申文。這些創見都為同時代臺州同類志書中所不見。此外,在《康熙志》的“則壤”條中直接指名記錄名賢吳時來與民爭利的“劣跡”,在“里役”條中記錄了順治十八年(1664)臺州兩庠退學案制造者郭曰燧的“陰險橫暴、比周扇虐”;以及在“申詳”中記錄了耿精忠之變時清軍屠城、社會殘破的情形等等,也都說明了是志的不簡單和史料價值之高。

     

    中國縣志大全

    在線客服

    粗大猛烈进出高潮视频,人妻无码AV中文一二三区,加勒比HEZYO无码专区

      <ins id="bdfxj"></ins>

      <ins id="bdfxj"><cite id="bdfxj"></cite></ins>

      <th id="bdfxj"></th>
      <noframes id="bdfxj"><b id="bdfxj"><ins id="bdfxj"></ins></b>

      <ins id="bdfxj"></ins><i id="bdfxj"><output id="bdfxj"><thead id="bdfxj"></thead></output></i>

      <noframes id="bdfxj">

      <del id="bdfxj"></del>